全优期刊网提供核心期刊论文发表,论文代写代发,发表文章等业务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优秀论文 > >

分析冯梦重建家庭秩序

作者:文学核心期刊论文发表     人气:595     来源:http://www.qyqikan.com/web_show.asp?id=2312     标签:艺术核心期刊发表论文
本文研究的是《春秋》,这是一部讨论“国”的宏大叙事的历史书,其中书中涉及的盛衰兴亡、权势更迭等问题,又往往牵扯到“家”的微观问题,比如嫡庶之辨、财产分配以及教育、婚姻诸问题,这些问题可能导致家庭不睦乃至破裂,进而导致家庭伦理的崩溃,因此,如何适当处理这些问题,极为重要;解决这些问题,也是重建家庭秩序。
冯梦龙有很多传奇改本,直接聚焦在家庭内部问题,比如《人兽关》《永团圆》《梦磊记》、《三报恩》等。这些作品以处理家庭问题为主,有的关注婚姻,有的关注财产,有的关注科举功名,有的关注世情;同时,这些问题又是朝政腐败、党争等在民间或日常生活之中的反映。但这些聚焦点并非单一出现在这些改本中的,而是叠加的。比如在《人兽关》里面,有婚姻问题、财产问题,也有世情冷暖问题。冯梦龙改本《人兽关》较李玉原作增补、改写的地方不少,这里举冯梦龙增出的《义赎施房》为例。李玉原作,仰仗父亲权势而买走施家房产的牛公子,被冯梦龙易为戎公子,之所以改易这个人物的姓氏,冯梦龙解释说:“以牛姓时有,故避之。”李玉原作,俞庆庵从牛公子处赎回施家房产,只在宾白里提到,冯梦龙增加《义赎施房》折,写出戎公子愿意将房产交出的原委。该折眉批说:“此折系新补,原本于赎房只用一句表白过去,太略。且贵公子骄淫素著,焉肯□(按,此处原文模糊。)
手受赎?必有此,方见天意反覆,又显出俞公义气。”在《人兽关·总评》中,冯梦龙解释增加此折:“不惟情节关系难省,亦见公子势头不可使尽。”从这两处评语可见,冯梦龙增加的这一折,不仅是为了照应剧情发展、故事结构,也是为了批评戎公子这类人物。其实,在明朝中后期,如戎公子这样仰仗权势而横霸地方的人物非常多,比如嘉靖年间严嵩父子横行乡里终被治罪,万历初年高拱被反对党以横行乡里之名治罪,天启朝魏忠贤党羽更是借势搜刮地方,这类强取豪夺的事很多,戎公子只是这类人物中的一个。冯梦龙将原作的“牛公子”改成“戎公子”,正有鉴于这类人物众多,恐被人指实。冯梦龙补写的这些内容,反映出他对当时社会的观察与思考,也可以从这些地方看到其思想的独特之处。实际上,这些关于“家”层面的秩序重建,体现出冯梦龙思考问题的角度,他认为家庭内部问题与国家、朝政关系紧密,两者是分不开的,而所谓重建“世界秩序”,要从“家”的层面开始,渐次推及到“国”的层面,乃至整个世界。而冯梦龙这套方法论的理论渊源,与他研究《春秋》关系最深。
总而言之,孔子删改鲁国历史而作《春秋》,利用语言褒贬功能,对乱世作出适当的评价,以期正人心、重建国家秩序。深谙《春秋》大义的冯梦龙,深处急剧变化的晚明社会中,将《春秋》之义及其批评方法移用到传奇改本之中,反复强调“臣忠”“子孝”或“忠孝节义”的意义,实际也是为了昭示人心,警戒世人,重建家国秩序。
三、冯梦龙重建“世界秩序”的文体选择
如上所述,冯梦龙以《春秋》为典范,在传奇改本中重建“世界秩序”,这种种努力,又与冯梦龙思想有何关系呢?现代学术界对冯梦龙思想的研讨已经比较充分,但有关冯梦龙的《春秋》学,素来不被重视。龚鹏程在《冯梦龙的春秋学》一文中指出:
(冯梦龙)根本不反礼教,因为他最重春秋大义。在他编印《三言》《新平妖传》《新列国志》《挂枝儿》《山歌》等书之外,他花了极大的精力去编《春秋衡库》《麟经指月》《春秋定旨参新》《纲鉴统一》。这些书从来没有人正视过、研究过,便高谈阔论起来,以资产阶级新兴市民文化之代表、反理学、倡情教之先锋来描述冯梦龙。
龚鹏程此文从冯梦龙《春秋》学入手,论述冯梦龙如何将“文学性的追求、文学式解经法”“与其经世资治结合为一体”。确实,研读《春秋》是冯梦龙一生中重要工作之一,这种研读对冯梦龙的影响不可低估,甚至可以说,《春秋》一书中所带有的褒贬意识、重建“世界秩序”的愿望,成为冯梦龙创作、删改一系列叙事文学作品的思想基础。
龚鹏程认为,大凡将冯梦龙的“治经资世跟畅情从俗视为矛盾”,“这就走岔了路”,这一判断是有道理的。随着“新文化运动”的影响,学者日趋重视民间文艺的价值,周作人、马廉、郑振铎等人,相继肯定冯梦龙在俗文学领域的贡献,这从研究民间文艺的立场来说,是值得肯定的。但是,笼统地将冯梦龙整理出版俗文学作品的原因看作冯梦龙反礼教,则显得不够严谨。如果说,古代社会的“礼教”是指以儒家核心道德观念及其所构建的社会伦理秩序的话,冯梦龙的俗文学工作不是基于反礼教,而是为了重建礼教。以往研究只处理冯梦龙整理的俗文学作品,不容易察觉冯梦龙更隐蔽的文本策略,现在,通过比照冯梦龙传奇改本与原著间的差异,即便这只是冯梦龙俗文学工作的一隅,但也足见冯梦龙俗文学工作乃重建世界秩序的真实动机。
如果说,冯梦龙的前辈张凤翼、汤显祖等人,试图为当时社会思想注入新的活力,冯梦龙则是试图将这些新的活力纳入到新的儒家思想范畴之中。与此相关的冯梦龙的“情教”思想,也有这样的转换轨迹。汤显祖《牡丹亭》所写之“情”,在晚明有着深远意义。不可否认,冯梦龙的“情教”是从汤显祖的“情”论发展而来的,但冯梦龙所作《牡丹亭》改本《风流梦》,更突出“情教”一语的“教”的意涵,这与儒家重教思想是一致的。“情教”在冯梦龙的思想世界中不是孤立的,而是他为了重建“世界秩序”提出的一剂良药。可以说,冯梦龙不但没有否认在他之前所出现的这些新思想,而且,他正是积极地将这些新思想纳入到他的“世界秩序”的构建之中,“情教”也是重建“世界秩序”的主要方式。在这个重建“世界秩序”的过程中,传奇改本成为重要的文体。
最后,还需要指出的是,重建“世界秩序”与冯梦龙思想中注重规范的形式之间的关系,可以说,传奇改本有着双重意义的重建“世界秩序”:文本内容层面和文本形式层面。在文本形式层面,冯梦龙突出了“调协韵严”“合律依腔”这些写作规范,他给王骥德《曲律》所作的序也强调了这一点:“可以概曲不可以概诗文乎哉!吾更愿得工诗、文者补二律以备三章,则请以谋之允遂氏(按,毛允遂,受王骥德之托而刊刻《曲律》,详见《曲律·跋》)。” 除了王骥德的《曲律》,冯梦龙还希望有人能写出诗文律,以此规范作品的形式。实际上,在冯梦龙的思想里,文本形式与文本内容的秩序重建是可以统一的,是一致的。换而言之,文体形式是文本外部的“世界秩序”,作品内容是文本内部的“世界秩序”,就戏曲而言,前者涉及曲律、唱腔等,后者涉及题材、思想等。冯梦龙传奇改本,曲律的“调协韵严”“合律依腔”与作品内容,共享着“秩序”的思想。总之,从传奇改本的作品内容到文体形式,都可以看出冯梦龙思想世界里构建“秩序”的愿望,由此,传奇改本也成了冯梦龙重建“世界秩序”的理想文本。
《时代教育》杂志坐落在美丽的天府之国四川成都,具有悠久的历史文化和人文环境,无疑不说明该杂志的学术性。《时代教育》杂志主管单位是成都日报报业集团,杂志成立于2004年,得到了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总署批准,时代教育杂志在国内外进行公开发行,发行周期为半月刊。国内统一刊号:CN 51-1677/G4  国际标准刊号:ISSN 1672-8181。时代教育成为一个时代的标志,随着一个时代发展,时代教育将会为我国的教育发展做出巨大贡献,得到了我国各大数据库的收录,“中文科技期刊数据库”“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”和 “中国核心期刊(遴选)数据库”等数据库全文收录。

[1]

·上一篇:论高三语文复习提升的策略
·下一篇: 论高中立体几何教学中应用几何画板的意义